欢迎访问www.95990066.net

当前位置: www.95990066.net >> 新闻类 >> 媒体看浔阳

浔阳晚报:浔阳区法院试点全国家事审判改革

浔阳区人民政府网站 发布日期:2017-04-20【浏览次数::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事类纠纷案件不同于其他案件,它涉及血缘和亲情,具有强烈的伦理道德色彩和特殊的司法审判规律。作为全国家事审判改革试点法院,浔阳区人民法院在江西省率先进行家事审判试点改革工作。近日,浔阳法院正式成立了家事少年审判庭。据了解,成立后的该庭将受理包括婚姻家庭纠纷案由项下15种纠纷及继承纠纷案由项下5种纠纷共20余类案件。

   案外的辛苦,只为不再撕裂情感

  胡女士的案子一直让浔阳法院的法官们纠心。胡女士与张某开始同居生活后,共同育有一子。就在孩子10个月大的时候,胡女士一纸诉状将张某告上了法庭。原来两人的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身为父亲的张某居然不负责任地撒手不管。

  “胡女士每个星期都会抱着孩子坐车来法院。因为生活的压力,胡女士显得非常憔悴,可孩子身上却干净整齐。”家事少年审判庭的副庭长宋佳佳说。一直以来,张某否认这是自己的孩子,同时也拒绝付抚养费。虽然孩子是非婚生子,但已经做了亲子鉴定。可气的是张某依旧不认账,并拒绝再做鉴定。“每次与张某沟通,他都是骂骂咧咧,对胡女士更是不管场合就破口大骂。”双方情绪一度非常激动,胡女士的亲戚们也曾尝试用多种方式与张某进行沟通,都没收到成效。甚至于法院法官的送达,上门调解以及电话联系,张某都不配合。

  “审理案子不难,但我们的工作更多是在案外。”宋佳佳说:“不能让法庭审判成为撕裂家人情感的二次伤害。”为了让张某承担起抚养儿子的责任,也为了唤回张某的舐犊之情,法官一次次以理晓之,以法析之。

  看着法官们为自己儿子的生活费跑前跑后,甚至自掏腰包为没有工作的胡女士报销路费,张某终于被感动了。“大人虽然没感情了,但孩子是无辜的。”张某惭愧地说。从此,张某不但定时将抚养费交到胡女士手上,每个星期还去看望儿子。

  第一次看到张某抱起儿子时,所有人的眼里都泛着泪花,胡女士更是泣不成声。

  家事纠纷的“难”,不仅涉及现实纠葛,还夹杂着历史恩怨;不仅要捋清案内的来龙去脉,还要明辨案外的末梢细节;不仅包含财产纷争,还牵涉人身、人格利益;不仅要解开法结,还要打通心结。据悉,浔阳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配备了3名具有丰富阅历和审判经验的法官,其中2名法官为女性。“到法院的家事案件往往矛盾激烈,容易发生冲突。这就需要法官们庭前精心准备、庭审耐心调查和庭后细致安抚。”庭长黄景说。

  离婚冷静期,让离婚变得不冲动

  “法官,我要和她离婚!”

  “整天吵吵吵,这日子真没法过下去了!”身为80后的小林和小谢日前来到法院递交了他们的离婚申请。“我国《婚姻法》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黄景告诉浔阳晚报记者,但是办理这类案子,法官很难深入社区去了解更客观的情况。“双方往往站在自己的角度各执一词,甚至在庭审中都吵得天翻地覆。”黄景表示。在以往,婚姻纠纷案件一到法院,法官先问是否愿意离婚。当事人一说愿意离,审判方向就会转变为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至于当事人感情的修复问题,法官一般过问的不多。而家事审判是将弥合感情、消除对立作为纠纷处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使得当事人理顺气顺心顺,以最大限度达到“案结事了”。

  在家事少年审判庭成立之初,浔阳法院在辖区内的80个社区都聘请了家事调查员,调查员一般由每个社区的妇联主任来担任。对于小林和小谢的离婚诉讼,家事调查员细致翔实的报告很快就来到黄景的案头。从报告上得知,小林和小谢这对夫妻经常吵架,有一次争吵时还打110报警,闹得人尽皆知。两人年纪都不大,对婚姻的经营不够。此外,双方的父母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参与得过多。“因为两人都是独生子女,个性都比较强。双方父母总觉得是对方的孩子不对,经常相互埋怨指责。”一来二去,矛盾就越积越多。

  在一次吵架后,男方年轻气盛动手打了妻子,于是双方就闹到了法院。但是两人是有感情基础的,他们恋爱时间久,而且每到对方生日时,还相互送礼物。

  “我们发出一份‘离婚冷静期’通知书,限定他们冷静两个月。”黄景说。离婚不是儿戏,一旦办理了离婚手续,要想重归于好,就十分麻烦和困难。浔阳法院的专业“和事佬”——家事调解员,还全程参与案件的调解中。“这一份‘离婚冷静期’通知书给了他们一个缓冲期。希望夫妻双方在这段冷静期里,可以做出更理智和正确的决定。如果过了冷静期,他们还是决定离婚,法院还是会尊重双方的选择,给予办理离婚。”

  据悉,浔阳法院联合妇联干部、社区工作人员、社会志愿者组成家事调查员、家事调解员,调动社会力量形成合力,妥善化解婚姻家庭矛盾。“法律本不应是冷冰冰的,而应是充满人性化的,解决家庭纠纷,更需要人性化的法律。”黄景说。

  探索创新,“家事”不是小事

  浔阳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上,坐在原告、被告席上的一对夫妻均年过四旬,女方泣不成声,男方脸红脖子粗。“男方每年最少会有一次施暴行为。最近的一次施暴原因是,女方与男方发生争吵,女方气不过,便在男方身上捶了几拳,男方就将女方拖到房间施以长时间的殴打。”法官周培在说到这个案子时,气得直摇头。“虽然双方都动手了,但很明显,这是家暴,妻子是受害者。”以往,女性遇到家暴大都会求助于妇联,公安机关会帮其做伤情鉴定。但即使这样,受害者的权益还是很难保证。“现在,受害者可以向法院法官,向我们申请人身保护令了。”周培说。

  据悉,“人身保护令”禁止殴打、威胁申请人及其直系亲属;禁止利用骚扰、跟踪等手段,妨碍申请人及其直系亲属的正常生活;禁止被可能施暴者在距离下列场所200米范围内活动:申请人的住所、教育机构、工作单位或者其他申请人经常出入的特定场所等。该保护令自送达之日起六个月内有效,如果违反上述禁令,法院将依据《反家庭暴力法》的相关规定,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只是浔阳法院在全面加速推进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的一个剪影。

  此次改革,浔阳法院不但硬件建设、人员配备、工作制度、联动机制等方面日臻完善,更在积极探索家事审判的新模式。“我们将设立专门的家事调解室、家事心理咨询室等,对家事纠纷的调解着重‘感情修复’。”同时,浔阳法院还设立心理辅导室,聘请专业心理辅导师为有需要的当事人提供心理疏导服务,并设立临时庇护所,保障家事案件中妇女儿童及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对于涉案的家庭,家事调解员将不定期回访,结合案件审判过程中发现的当事人经济困难、心理创伤、子女问题等,由法院、妇联、社区等组织争取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考虑到当事人离婚后再婚、提取户口、申请贷款、办理房屋车辆过户等事务,需要提交法律文书,而法律文书很可能会暴露当事人隐私,浔阳法院推行“离婚证明书”制度。离婚证明书上只记载当事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案号、裁判文书生效时间,其他信息全部隐去,化解当事人的隐私尴尬。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庭本应是一个情感融洽、和谐的场所,是“心的港湾”。“家事裁判不应该是简单的你输我赢,也不是黑白分明的谁对谁错。我们要做的是探索它的‘治愈性’。”黄景表示。都说家事国事天下事,“家事”从来就不是小事。(马骏、黄声兰 记者吕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