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www.95990066.net

当前位置: www.95990066.net >> 新闻类 >> 媒体看浔阳

浔阳晚报:你知道吗?赢了官司,却可能“执行不能”

浔阳区人民政府网站 发布日期:2017-03-31【浏览次数::

    执行难,到底难在哪里?法院的执行干警们头顶烈日、夜披星光、顶风冒雨地奔跑在捍卫法律尊严和司法权威的第一线,但依然有老百姓不解:我的案子赢了,却为啥没执行?

  日前,浔阳区人民法院通过浔阳晚报讲述了几起“执行不能”的典型案例,详解“执行不能”。

  1000多个日夜的付出

  2012年,林女士在骑电瓶车的过程中,被一辆重型货车撞伤。经医院抢救,她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被截去一条腿。2014年,林女士依法胜诉后,遂向浔阳法院申请执行,货车司机胡某、货车所属的运输公司与保险公司均是执行人。到目前为止,只有保险公司按照法律程序付了27万元的执行款,运输公司和胡某的30多万元执行款均未执行到位。

  “我多次对运输公司进行财产查询,均无发现。该公司现在只能在工商登记找到,已经名存实亡。胡某的家在黄梅县刘佐乡,自从我们立案后,从未见过他一面。”执行法官汪杰介绍,未出事前,林女士家境就很普通,丈夫和她都以打零工为生。现在林女士行动不便,难以找到工作,家里的一切开支和孩子上学所需的费用全部压在她丈夫一人身上,后续治疗费用更是无着落。为了寻找胡某,汪杰连续三年都在逢年过节时赶到刘佐乡,风雪无阻。“胡某与他的妻子关系一般,居住的房子破烂不堪,两个孩子全靠家中亲戚接济才没辍学。每次问及胡某下落,他们只说出去打工了,从未与家里联系,更没寄过一分钱回来。”刚开始,汪杰以为他们隐瞒胡某的下落,可1000多个日夜过去了,无论是直接找人还是侧面打听,胡某都音踪全无。“这三年来,除了节假日,每到小年我一定会赶去胡某家。眼看着胡某的女儿从高二念到了大学,还是没有胡某的一点消息。”有一次,胡某念大学的女儿对着汪杰直哭,说她很多年都没见过父亲,希望法院能早点找到胡某,告诉他自己和妹妹都很想他。

  汪杰说,林女士虽然从不给法院压力,也从不说自己现在的情况,但是大家都知道她的生活很困难。“每次她打电话询问案子有没有进展时,我心里都跟压了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汪杰手里足有两指厚的材料,记载着他三年来为这件案子付出的每一滴心血。去年年底,汪杰帮林女士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司法救助金4万元。“在通知林女士这件案子依法终结本次执行时,我真的很难过。”

  当林女士拿到救助金时,眼泪流了下来。因为她知道申请司法救助金不但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还要得到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与支持。她领到的4万元救助金额度已是相当高。“虽然这些钱对她来说远远不够,但我们希望能帮她解决燃眉之急。”汪杰说。

  只是一个暂时的停止

  2015年11月6日11时许,被告陈某与邻居孙某夫妻因生活琐事发生口角。被告陈某手持木棍将孙某夫妻二人打伤。经鉴定,被害人孙某为轻微伤,孙某的妻子为重伤二级。被告陈某犯故意伤害罪,判有期徒刑五年多,并赔偿孙某夫妻18万余元。陈某现正在服刑。

  这是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执行案件。浔阳法院的执行法官张凯接到案子时迅速对被执行人陈某的存款、土地房屋、车辆、股权等财产进行“四查”工作。“陈某的存款只有几千元,他名下的房产一套。”张凯有些无奈地说道:“他单身一人,无子女,我们没能找到他的其他财产。”

  孙某夫妻是一对普通的退休职工,遭受无妄之灾,让这个原本温馨的家庭陷入了阴霾里。“我们查封了陈某的房产,无论他是通过拍卖程序或自行买卖,法院都将对其进行监督,并限令他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执行款付给孙某夫妻。”可现在,陈某却在服刑。“从人性化的角度来考虑,我们不忍心在陈某改造期间变卖他唯一的家,于是和孙某夫妻说好,等陈某出狱后,再进行下一步行动。”为此,张凯不知道跑了多少次腿,为了争取孙某夫妻的同意和谅解。

  其实浔阳法院执行局的干警们一直惦记着孙某夫妻的伤势。孙某的妻子已经做过一次手术,切下了约拇指长短的一块坏死头骨。第一次手术的费用大多是借的,后续的治疗费现在还无着落。干警们心急案子的进展,又怕孙某凑不出治疗费,不但多次自发组织前去探望慰问,还于去年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帮夫妇二人申请司法救助金。2017年1月26日,孙某领到6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一直情绪激动的孙某子女在看到法院为母亲竭尽所能而非简单敷衍后,终于被感动了。“我能理解他们作为子女的愤怒。母亲被打成重伤,现在只能整天在家里躺着,连话都说不清楚。”张凯说。“还是等他出狱后,再按法律程序办吧!”当张凯听到他们说出这句话时,倍感欣慰。

  按照法律规定,本案进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执行人陈某被列入失信名单。但终结本次执行只是一个暂停的过程。等到陈某出狱,张凯将按照生效的法律文书对陈某继续执行工作,不打一丝折扣。

  不怕困难就怕“执行不能”

  “执行法官更多的时候是在寻求解决救济的方式,而不是简单的就案办案,但有些实际困难我们也无法从法律层面解决。”即使法院穷尽一切手段和措施,均无法找到财产线索,或都有财产但依据法律规定却不能用于偿还债务,如上述案例中提到的被执行人只有一套房产等,这种情形在法律上叫做“执行不能”。当这些“执行不能”案件“滞留”法院,就将法院推向了一个尴尬境地,进退两难。浔阳法院执行局局长焦军说:“我们不怕困难,就怕遇到‘执行不能’!”据统计,浔阳法院“执行不能”的案件在所有执行案件的占比约为30%到40%之间。   浔阳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蔡振霄举了两个案例。2014年,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在网吧与人发生冲突,被刺了几刀,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告人被执行了死刑。死者家属针对该案的民事部分申请了强制执行,要求被告人支付抢救费用与其他经济损失约十多万元。但被告人未成家,且平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无可执行财产。2014年底,该案被迫依法终结本次执行。

  另外一个案例是离婚案件。女方在离婚后,于2014年申请强制执行,要前夫将十多万元的补偿金还给她。但该男子家徒四壁,无固定收入,不但上有两老,还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大女儿考上了二本,最终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辍学打工。次年,该案被迫终结本次执行。

  “这两个案子,一边是申请人情绪激动,一边是被执行人确实无财产可供执行,所有的压力都落在承办法官身上。”蔡振霄说。“执行不能”的案件已经影响到正常的执行工作,造成司法资源的不合理使用。其结果是案件执结率的下降,执行工作恶性循环,这加剧了“执行难”问题的产生。事实上,民间借贷案件在“执行不能”中占有的比例更高。很多人只图高额的利息,并未想过借款人有没有还款能力。“很多时候,这类案件会因‘被执行人无执行能力’而中止。”

  其实终结本次执行并非案件终止执行,对于申请执行人来说,为法院提供真实有效的财产线索,是再次祭出执行“利剑”的“召唤符”。“目前公众对于执行工作存在一定误区。”焦军说,法律解决的是公平问题,如果说司法审判是“分蛋糕”,那么强制执行就是“切蛋糕”,但如果蛋糕都没有的切,那就是“执行不能”。“我们需要被理解。”

  “欢迎大家对我们的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进行监督。但‘执行不能’并不是单靠法院就能解决的,需要正确认识到法院执行的局限,积极破除法院‘执行万能’的惯性思维。”焦军说:“司法的尊严与权威被‘无奈’蒙尘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马骏、黄声兰 浔阳晚报记者 吕莹)